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> 文章中心 >> 人才竞争不仅要靠政策红利 >> 正文

人才竞争不仅要靠政策红利

我要评论 来源:管理员  2018-05-07  作者:管理员  浏览次数:1955
4月13日,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宣布:党中央支持海南全岛建设自由贸易试验区,支持海南逐步探索、稳步推进中国特色自由贸易港建设。次日,《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支持海南全面深化改革开放的指导意见》(以下简称《指导意见》)正式发布。4月20日,中共中央、国务院正式批复《河北雄安新区规划纲要》(以下简称《纲要》)。作为当前政策热点和重点,一时间,关于海南、雄安如何发展的讨论十分热烈。
  上述两个地区的定位都十分重要,且未来一段时间正是其发展的关键“窗口期”。无论是舆论还是资本,都对其投入了相当热情和关注。
  但是,值得警惕的是,高战略定位、多政策红利、高市场热情并不是区域崛起的必然。令市场担忧的是,所谓的政策热点区域此前也有数个,但也曾被寄予厚望。不过,事实证明,并非每个地区都能找到合适的发展路径,或者仅仅有流于表面的突破。
  不仅如此,除了发展本身的曲折与挑战外,中国当前处在竞争加剧的大背景之下。一方面,对于海南而言,在自贸区已经不断扩围的今天,自由贸易港本身并不意味着绝对的优势。一方面,随着所谓“政策红利”区域的连点成线再成面,仍然把发展的最大希望寄托在“等政策、要资源”显然不合理;另一方面,随着我国人口红利渐失,中国经济结构转型升级,各区域都在积极探索新的发展模式,这在无形中加大了区域之间的竞争。
  当然,看似千头万绪的问题都有一个破题的关键。而无论是政策制定、政策执行还是由此带动的市场主体参与、社会各界支持,均离不开一个核心要素:人。
  那么,各个地区如何在这场激烈的竞争中取得优势呢?
  一是以政策红利为“催化剂”。
  中央对《纲要》的批复明确提出,要“制定特殊人才政策,集聚高端创新人才,培育创新文化和氛围”。这一政策导向说明了,人才在发展中的关键性作用。
  诚然,政策并非万灵药,但是对于营造合适的发展大环境无疑是至关重要的。《纲要》提出,要试试“特殊的人才政策”“加强知识产权保护”,这一系列鼓励创新、支持人才发展的政策对区域发展有着“催化剂”之效。
  相比雄安的顶层设计而言,海南在这方面有自己特色。但海南旅游业资源优势明显,且是中国对接东南亚的重要窗口。如果能够在税收、贸易便利与国际企业对接等方面给出突破性的政策尝试,可能会吸引一大批敢闯、敢拼的企业家或人才至海南。
  二是以公共服务优化为“定心丸”。
  除了政策外,吸引人才还有宜居体验。建设“宜居宜业城市”已经写入《纲要》内。
  实际上,随着此前一轮以经济驱动为主的城镇化行至中场,“以人为本”不再是人文主义的关怀,而是成为人口流向的实际驱动力之一。包括纲要提及的多层级、全覆盖、人性化的基本公共服务网络、具有雄安(任何一个区域)特色、国内领先、世界一流的教育体系、现代医疗卫生服务体系、多层次公共就业服务、社会保障服务体系、多主体供给、多渠道保障、租购并举的住房制度等等,一系列硬件、软件的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体系建设是区域发展的必然要求,也是能让人才安心发展的“定心丸”。
  三是以切实的、有竞争力的发展机会为“胜负手”。
  《纲要》提出,要“构建实体经济、科技创新、现代金融、人力资源协同发展的现代产业体系”,并明确“承接北京非首都功能疏解”“探索城市智能化发展”等成为雄安的定位;海南的《指导意见》指出,海南要禁止发展高耗能、高污染、高排放产业和低端制造业,未来要发展种业、医疗、教育、体育、电信、互联网、文化、维修、金融和航运等十大产业。
  当然,虽然发展产业是大方向,但不跟风、差异化当是关键。放眼望去,每个地区都有自己的振兴计划,也有自己的人才战略。但是,并非每个地区都需要相似的战略布局或同质化的人才。具体而言,京津冀地区以互联网、文化产业较为发达,上海地区在金融领域具有传统优势,广东的佛山等地区在制造业上具有比较优势,可发挥积聚效应。
  因此,吸引人才,归根结底是发展具有比较优势的产业,这才是真正有价值、有竞争力的。
  实际上,政策突破、基础环境优化和具有竞争力的产业发展,不仅适用于海南和雄安的发展,也适用于在本轮人才争夺战中入场的所有地区。而无论是海南还是雄安,政策只是一步“先手棋”,而不是“定心丸”;先行者能否抓住窗口期,进行突破式的改革,形成有示范效应的经验,取决于这些思路如何实践;而后发者也无需坐等政策,积极推动区域层面的政策优化、服务优化和探索具有比较优势的发展之路,都有望在本轮竞争中找到“最佳路径”。(转载:中国金融新闻网)

扫一扫,用手机看资讯!

用微信扫描还可以

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

分享到: